超募科技CEO楊修一:當監管新環境遇到合規新技術

person using silver laptop computer on desk
科技新聞綜合 IT 新聞

南京2021年7月16日 /美通社/ — 數字化轉型,金融監管強化,數據安全立法……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監管與合規科技公司正在中國強勢生長。

2021年一季度的金融監管政策信息大致有120餘項(不局限於具體政策文件),其中央行30項、銀保監會40項、證監會35項以及其它15項,且整體政策基調以嚴為主(和去年同期相比),2021年金融監管可謂是「鐵腕開局」。

越來越多的公司希望利用最新科技手段服務自身監管和合規需要。圍繞這些需求,很多初創企業為監管合規提供更多的數據和有效解決方案,目標是簡化和優化對法律合規、風險、財務報表和數據等進行的管理活動。這類公司被稱為監管科技(Regtech)類公司,是金融科技公司的重要組成部分。在過去的五年中,共有317個監管科技類公司獲得投資,募資總額已達到23億美元。範圍涵蓋金融服務,如供應商風險管理、網絡安全、環境保護等諸多領域。

在此背景下,超募科技應運而生。為了面對不斷變化的監管新環境,私募、券商、銀行等金融機構所背負的合規成本和人力成本等日益沉重,超募科技則結合人工智能、區塊鏈、雲和大數據的新技術,利用智能化、雲化的手段為金融機構的交易監控、審計等降低成本以及增強合規,提供更好的解決方案,提高流程效率。近期,超募科技CEO楊修一先生接受了FOF Global的獨家專訪,介紹了在當前新監管環境下超募科技如何應對金融新技術合規,並分享了超募科技的背後故事。以下為訪談實錄:

01

「超募科技提前佈局,到未來監管提出來的那一刻,我覺得我們會有一個更成熟的解決方案去響應。」 

FOF Global請您簡單介紹一下超募科技,包括其提供的主要產品和服務。

楊修一:超募科技專注於整個金融行業做監管合規性的技術解決方案。根據行業實用性,基於業務流程和用戶的實際工作場景,創新定制由小的「工具」逐步拓展到整體解決方案。

起步階段我們圍繞私募投資細分領域的監管合規,當技術發展和業務體量上去了之後,會慢慢跨到其他持牌金融機構,比如證券、銀行等。目前產品均圍繞私募投資機構募投管退相關的業務場景,產品有三個:

  • 一是虛擬雲盤(VDR),主要是針對投資機構募資和企業融資流程提供安全性和私密性;通過分配給交易角色不同的權限、一鍵添加數字加密水印、微信限時邀請鏈接和區塊鏈追溯等功能;
  • 二是審計助手,基於對盡調中的財務和審計痛點的智能盡調平台,提供「發票級顆粒度」數據智能分析系統,為企業和投資機構提供企業財務分析和風控系統,提升企業內控及風險監控水平;
  • 三是私募基金AI合規助手。通過整合私募基金監管,合規和自律相關的法律法規數據,監管處罰數據,案件數據等,利用人工智能的語義分析和知識圖譜技術進行關聯,可實現跨維度內容查詢、聯想和分析,實現從監管要求、監管紅線、行業處罰、司法案件等多層次的合規、內控、案防管理閉環。為行業的合規風控人員和監管機構提供「AI大腦」,輔助提升工作準確度和效率。

我們依托北京知名的私募基金行業媒體平台,可以覆蓋的一定的行業客戶,同時也組建了從華為出來的技術團隊和南京大學智能研究院的研發團隊,這個項目結合了行業資源、專業認知和創新技術。

FOF Global目前的產品線如何獲得數據,又如何保證數據安全?

楊修一:虛擬雲盤在境內境外我們分別選擇了阿里雲、亞馬遜AWS這兩家頭部的公有雲合作夥伴,並且也選擇了為最頭部的企業提供頂層技術等產品服務。政府引導基金等對數據安全要求更高的客戶,我們提供私有化部署的選擇,數據可以部署在他們自己的服務器上,以此來保證數據存儲和安全。

關於財務審計小工具,在盡調過程當中,數據直接用於分析,只保留分析結果,不保留中間過程的財務數據。分析結果並不上網,只是給予甲方和我們來共同一起做審計的工作。一些被盡調企業的財務票證數據不完整,通過我們的技術手段拿到票證數據之後,還要再去跟他的財務信息去做佐證和分析,包括在銷售端和採購端的進項和出項發票數據。這種全財務憑證覆蓋是遠遠高於目前頭部四大審計機構所能做到的。

產品AI合規助手的數據來源主要兩個方面,一個是靜態的數據,即法律法規等監管文本;另一個是動態數據,即大家在合規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和答案,大家都關心哪些問題,哪些答案是被普遍接受的等等。

另外,國內頭部網絡安全的企業會給我們做產品測試以及安全支持。他們通過技術手段找出我們的產品漏洞,進而給出技術性解決方案,從而讓我們的產品更完整、更安全。

 

02

「我相信在中國崛起的過程當中,同樣也會出現很強勢的金融力量,在全球起到更重要的作用。所以我就開始想要回到金融行業,回到資金和有前沿科技應用機會的行業。」

FOF Global你畢業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作為科技創新管理的優秀碩士到美國斯坦福大學交換學習,曾任德勤風險咨詢項目經理,某信息化服務上市公司董事長助理,職業路徑非常順暢,為什麼還是毅然決然地選擇了從零開始去創立一家自己的企業?

楊修一:創業是我個人規劃的一環,過去的工作經歷都是服務於自己未來去做一番事業。

第一份工作在互聯網轉型和產業數字化升級領域做了幾年管理咨詢,後來又去了四大的德勤風險咨詢,通過項目歷練積累了關於企業的戰略、組織、管控、人力、財務等相關知識,深度完整瞭解整個企業的體系和架構。擔任項目經理積累的經驗覆蓋整個國內的商業生態,從初創型、成長型、Pre-IPO、上市公司到跨國企業,這讓我對不同商業組織的發展有了自己的見解。

後來我又到了香港上市公司做董事長業務助理。這是一家做信息化和供應鏈金融的公司,一年的營業收入在800億港元左右。2018年的時候,國際貿易環境開始出現變化,公司的資金質押周轉、產品的利潤率就開始出現了問題。這個事情其實是讓我有比較大的震驚和觸動。

剛好有一個時機節點,國內金融監管環境變化,合規風控領域出現窗口性機會,而行業的數字化和專業水平卻並不高,但是這些方面恰恰都是我過往的工作比較熟悉的領域。所以我就毅然選擇創業,希望通過過往的積累,利用資本和前沿科技創造價值,服務行業。

 

03

「這次創業,就是希望把新加坡的具備全球視野的先進理念,整合最前沿的科技,應用到中國廣闊的金融服務市場。」

FOF Global超募科技項目已落戶的新加坡·南京生態科技島。這個選擇是基於哪些考慮?

楊修一:我們研究了國內投融資機構的註冊分佈的數據,上海、北京、江蘇和浙江都是排在前5,其中,江蘇私募基金排名靠前。我們的客戶在這裡,這讓我們離市場會更近。南京有得天獨厚的條件就是大學密集、人才多。

另外,我本身是新加坡南洋理工畢業的,現在南京跟新加坡有一個合資的科創中心,叫做南京江島科創中心,該島是由江蘇省委、省政府與新加坡貿工部共同推動,新加坡與南京共同開發建設的一個整體合作項目,是新加坡-江蘇合作理事會框架下重要的區域性對外經濟合作項目。我們也在新加坡設立了一個辦公室,也是在一個金融科技領域的孵化中心。

在這裡南京大學和新加坡國立大學成立了一個萊科智能工程研究院,同時它也是我們的股東。這個研究院承接整個南京大學前沿的人工智能技術,那麼核心技術的商業化應用就可以跟我們找到很好的切入結合點。此外,它還有新加坡國立和新加坡南洋理工的科研資源背景。

除了南京,同時備選的城市還有武漢、深圳、西安,這幾個城市會是我們下一個階段主要去推進的城市。

FOF Global新加坡方面還能夠提供什麼資源或者說幫助?

楊修一:新加坡是國際上數一數二的金融中心,金融監管的體制相對健全,理念先進,是各國學習借鑒的重要榜樣。新加坡的金融公司也在科技化,數據驅動方面很不錯。

技術上國內並不比國外差很多,在技術能力已經具備的基礎之上,更多是想看到未來我們的產品或服務形態的發展趨勢。這次創業,我們希望學習借鑒以及引進新加坡的理念、應用方式和產品形態。把具備全球視野的先進理念,整合最前沿的科技,應用到中國廣闊的金融服務市場。

當然新加坡是未來企業國際化的橋頭堡,當業務發展到一定階段,我們也希望能在新加坡、輻射東南亞和一帶一路,在國際市場有自己的發展機會。過去幾十年,其他國家在金融領域已經形成了全球穩固的網絡和影響力。我相信在中國崛起的過程當中,同樣也會出現很優秀的金融服務和科技公司,在全球起到更重要的作用。

FOF Global:是否可以給我們介紹一下目前超募科技的股東情況?

楊修一:其實我們還是很瞭解自己的優劣勢。第一個是技術問題,第二就是工程化化實現。

超募科技創立之初,就引入南京萊科智能工程研究院作為戰略股東。解決了我們的第一個問題,他們有非常前沿的人工智能研發能力和技術。

第二就是如何把技術變成產品和解決方案。我們找到了南京一個技術研發團隊作為創始股東,由曾經在華為和國家信息化企業有15年以上工作經驗的資深開發人員和技術人員組成。

另外,就是跟新加坡方面,某新加坡的監管科技企業會成為我們股東,去年拿到了200萬新幣的融資,他們也覺得這種服務方向服務模式在新加坡和在中國國內都有比較大的市場空間。未來在技術底層、渠道和團隊合作方面,我們也想更進一步的合作可能。

FOF Global:您對於超募科技和金融行業還有什麼洞察?

楊修一:我相信國內金融行業包括投資環境會越來越好。在這種大發展之前,需要有一個穩健成熟、完善、可控的監管機制,金融行業相關機構也會越來越重視合規,這樣金融才能更好的行業進步和實現國家的經濟發展。

從短期來看,國內的金融和監管領域的需求都會有一個比較快的增長。在快增長背後孕育著一個有想像力的創業機會。